【手天使】『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手天使性服務的反思(性義工周元大/文)

夥伴上車後,服務旅程也啟動囉~(vincent/攝)

這次是我第二次擔任手天使提供性服務,過程十分順利,但也因為順利而讓我思考著許多關於「手天使服務」背後的涵義。

 

 

 

 

進行訪談性義工元大(vincent/攝)

訪談的很盡興~(vincent/攝)

 

 

 

 

當小黑初次進入眼簾,我看見的是一位十分年輕、約莫二十歲出頭的男性。他說他還在當學生,但是已經有一隻手使不上力,另一隻手也不知道何時會不聽使喚,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喜歡男生,但是最近看直播愛上了一位美女直播主,他說如果是她的話,他可以。小黑擔心的事情不多,最擔心的是學校作業他很難如期完成,因為手指愈來愈難控制,更重要的是他想要跟同學一樣體驗更多大學生的生活樂趣,但師長對他的要求就跟其他學生一樣,所以他必須花更多心力在課業上。在幫小黑脫衣擦拭身體的時候,小小黑就已經直挺挺地勃起跟我打招呼,我一手用熱呼呼的毛巾擦拭著他的身體,一手用指尖挑逗著他的小小黑。

我們一邊看著事先準備好的男男性愛影片,一邊討論著他喜歡什麼樣的型、想要怎麼樣被挑逗、對於戀愛有什麼想像,我也不慌不忙地同時用不同的方式挑逗著小黑和小小黑。但小黑似乎沒有多想,他沒有戀愛過,自慰打手槍對於他而言是定期的清槍動作,身體上下幾乎沒有一處會激起他的性慾,但是小小黑依舊硬梆梆地隨時準備噴射。

服務前,元大努力熟悉小黑的背景,準備做最好的服務。(vincent/攝)

原本不做多想的我頓時思緒打結,發現我們總是期待著解放障礙者的性,卻已經對於「性」、「慾」、「情」、「愛」有著既定的框架與連結:在身體上認定性愛是慾望的出口,在情感上認定情愛會產生慾望。我有見識過性冷感的人,但是性愛分離、甚至對身體的情慾挑逗都沒有特別感覺的人,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知道小黑是不是太客氣,但身體可以這麼不誠實?又或者是他形容自己很宅,但宅男就不懂得情慾的表達與發洩?我的理性告訴我不必再把這些當作我把一切合理化的藉口。加入手天使之後打破了我對「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但我還是用另一個更廣大的刻板印象套用在我對「一般人」的認知上。對於大腦不能理解的事物,就是「未知」。而「恐懼」常常就埋在未知之中,於是我們不斷地給事物一個解釋,其實也是要化解大腦無法處理的恐懼,但恐懼本身並沒有消失,反而是不斷尋找理由來化解反覆浮上心頭的恐懼,累積成為了「焦慮」的情緒。

有沒有人的「性」、「慾」、「情」、「愛」是分很開的?

有。

求好心切的元大親自再舖床,以展開五星級的服務!(vincent/攝)

手天使解放障礙者性慾的同時,障礙者也能解放手天使思想上的桎梏。認真說起來,我在提供服務的同時,自己也被服務到了呢!雖然小黑可能太宅不懂情慾表達、太年輕不懂感受身體慾望,但至少這次順利的手槍噴射過程激起了我大腦意識的朵朵漣漪。誰說手天使沒有障礙?誰說障礙者不能幫助手天使?謝謝小黑,進入每個人生命之中的人,都可以是天使。(性義工周元大/文)

******  和服務小黑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奇幻旅程(受服務者小黑/文)
【手天使】遺憾的感嘆 (面談義工vincent/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