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講座】親密「悅/越」界:身障者的性、愛、慾

行憲紀念日到了,但今年的許多事情也提醒我們離「人權」還有多麼遙遠…

明年的第一個週六(1/6)下午,手天使將請陳伯偉老師為我們分享【親密「悅/越」界:身障者的性、愛、慾】,這個主題也是延伸自他的文章。


障礙常與情慾脫鉤,也就是社會常期待身障者成為「殘而不廢」的「悲劇英雄」。障礙也常與情慾掛勾,在社會眼中,身障者一不小心就會變成需警慎堤防的「危險淫蟲」。
身障者動輒得咎「過度」與「匱乏」的情慾標準,反映社會對障礙者的不公想像,遠多過對身障者情慾的真實理解。

本次演講,伯偉老師將透過分享身障者的故事,邀請大家跳脫「無法享受」或「過度放縱」來理解身障情慾,並透過身障者的性、愛、慾,重新思考社會正義,以及人活著應有的基本樣貌與尊嚴。
換句話說,我們反對政府在面對弱勢族群的性權時,不該消極認為「如果什麼都不做,至少我都沒做錯」,而是應積極主張「如果我什麼都不做,就是一件不對的事情」,也唯有當孤寂不再是障礙的代名詞,才是公平正義社會的開始。

時間:2018.1.6 14:00 – 17:00
地點:通安區民活動中心
台北市大安區通安街98號;近捷運「信義安和」站3號出口(該站電梯位於5號出口)
地圖: https://goo.gl/maps/PwsFYRPo2K92

無須報名,現場自由入座。
現場備有手譯、聽打服務及無障礙廁所

(確定會來的朋友還是請幫小編點一下臉書活動的「參加」好了,不然都不知道要幫直立人排多少椅子 QQ)

臉書活動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93428237684396/

主辦單位:殘酷兒、手天使、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台灣殘障希望工程協會

***
演講內容摘要

【變形蟲般的情慾 ?】
健康的身體是個沉默的器官,但,障礙的身體卻提醒我們不同身體感知的存在。Charles因脊損喪失以往的情慾模式,卻也因為障礙啟動身體未知的情慾感知……不同於以往只依賴陰莖抽插帶來的快感,現在大腦成為製造高潮的主要器官,「因為對我來講勃起是困難的,必須靠腦……我會閉眼想像過去(非障礙時做愛)的感覺,把它copy回來,把那個東西變成意念,一個想法,然後替代了我生理的功能。」相較於之前是「短跑型選手」、「不管你爽不爽,我就是要爽」的性愛模式,Charles發生意外後變成「服務型人格」…..:「我跟女朋友做愛,最重點的事情是……讓她到高潮,她的高潮會替代我的高潮……代表你開心我開心。」

【障礙者只能跟孤兒交往? 】
Charles談戀愛時絕不讓對方父母知道女兒在跟他交往,尤其曾與前女友父親見面時,經歷坐在輪椅上的自己被推倒在地的羞辱經驗:「她爸就說你要跟某某某(女友名字)在一起很簡單啦,我要求不多,你自己爬起來就好。我爬不起來,我完全爬不起來……」,讓他無奈自嘲似乎只能跟「父母雙亡的人」交往。

【障礙的身體、真實的情慾】
「她的身體很真誠」,是Brian在做愛過程中對Angel身體的看法,「因為(脊損) 她沒有辦法控制腳,可是你幫她舔她喜歡、敏感的地方……腳會一直抖,有沒有開心其實她身體最明顯」……而Angel 「不會說謊的身體」,讓他覺得兩個人在性愛上的契合度,遠超過跟(非障礙)前女友,因為「我可以更清楚觀察對方 (Angel)的身體反應,知道怎麼樣做可以讓她舒服」

「奇怪我 (障礙的身體)怎麼可以做這麼多姿勢」
……對於Angel而言,嘗試新的性愛姿勢不只是性愛嘗試,更是對自我探索與實踐理解,因為「每次新的嘗試,都是一種突破、一種跨越……覺得奇怪我 (障礙的身體)怎麼可以做這麼多姿勢」。

【創意的社會倡議組織 VS 貧瘠的國家福利體制】
近年來因性/別倡議組織的發聲與創意發想(如:手天使),台灣社會逐漸看見身障者的性權,但身障者的性尊嚴不該只是性/別倡議組職的工作,而是國家政府應負起的職責,富有創意的社會倡議組織,只是反映貧瘠的國家福利體制。因此,身障者的性、愛、慾不該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社會所須正視的「公眾議題」,也唯有看見身障者的情慾,才能跳脫對其「去情慾化」 (悲劇英雄)或 「過度性化」(危險淫蟲)的不公想像,不讓身障者的性,成為社福體制缺失的代罪羔羊。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