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難實現的生日願望(申請者小亨利)

前幾天是我的生日,有人就問我『你的生日願望是什麼?』我說一些客套話,其實我的生日願望很簡單只要有人幫我解決生理需求,但這個願望很難實現,因為對於一個極重度的殘障人士來說不可能辦到的事情,而且我們二十四個小時旁邊都有人,連看個A片都要注意,旁邊有沒有人。

變了色的蛋糕,失去歡樂的青春…..(攝影/Chiwei Cheng)

還記得有一次,我在看A片的時候被家人發現,結果家人就說『你好髒』,我想問大家你們看A片的時候被人發現,他們說你好髒你們有什麼反應呢?而我們就隨便你們罵,我們也是一般人被你們罵的好像我們犯了什麼錯的,看個A片也不行嗎?我們到底有什麼錯?

而且在學校裡我想尿尿找助理老師,到了廁所脫了褲子,有生理反應很正常,但老師說『你在想什麼?』,或許你們覺得這句話沒什麼,可是我們呢?有替我們想過嗎?我們的心裡會什麼想?我非常想告訴一般人,我們有錯嗎?我們只是想解決生理需求而已被你們說成這樣,好像我們都是不應該的,你們才是應該的。(文/今年17歲的申請者小亨利)

************************
和小亨利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手天使】不可能的性(申請者小亨利憤怒的來信)
************************

編按:
***
每次聽聞障礙者控訴著社會給予的壓迫時,總要不斷提醒自己不可以只陷入「他好可憐,我們要趕快幫忙這位朋友」的情緒裡。

手天使給自己的定位其實是「倡議」組織,而不希望「提供服務」作為我們的主要業務內容。

我們希望由障礙者或家屬們組織的團體,也能夠發展出協助障礙者們面對性需求與情感需求的動能。
手天使之所以提供服務,是希望不要只流於空談,而是親身體會實際操作上會遇到哪些問題(包含現實面的與法律面的);且也讓其他團體或政府若要從事類似的事情時,能夠有前例能夠參考。

如小亨利在文中所述說的,家人與助理老師的話語,對他來說是一種譴責、質問的語氣。

我們無意指責照顧者,畢竟現實生活中有太多需要操煩的事情。

然而,我們仍然要呼籲障礙團體們與政府,應當正視「照顧者不清楚應如何協助障礙者的情慾需求」的現象,並一同創造更多討論與實際協助的空間--即使這勢必要挑戰與修改現行的法規。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