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情慾空間跨不出門的困境(成人展初體驗)-小齊/文

四月時,我的對話框突然跳出,某位手天使申請者的簡訊。我們面談組的義工,面對所有申請者,都是想真心交友,就算服務完後,我們都還會與申請者保持聯絡。很開心的與他簡單聊聊近況後,突然間有點害羞的問我:「可以陪我做一件事嗎?」我回:「你說說看,我盡力…」他才緩緩的說出:「你可以陪我去看八月初的成人展嗎?」這句話令我感到興奮,同時也有點不捨。他的狀況與我類似,都有看護協助生活起居,也有自己的社交圈。開口找我,一方面我夠讓他信任,所以他邀約我。若找自己的朋友(非障礙者),我想在過去的經驗中,朋友們許多時候對障礙是不了解,也會將某些(性、玩樂)話題避開障礙者,因為他們會覺得障礙者又做不到,談了也傷心;但另一方面有些不捨的理由是,他也說出了自己及重障朋友們的心聲,他覺得障礙者進到「這種」場合是奇怪的(突兀的),擔心同樣買票入場的人們,會用異樣、獵奇的眼光看著坐電動輪椅的我們。要為這種事跨出家門,顯得有許多的障礙要移除。

在許多情慾的空間中,酒吧、舞廳、酒店、旅館、派對或是約會餐廳等,一群人在歡唱聊天之時,障礙者的入場,大多時候所有人的動做會很有默契的停止、氣氛凝結,眼光都投射到入口處,看看是不是什麼巨星大駕光臨?可惜不是。出現的是步履蹣跚的障礙者,這個人在這環境中顯得如此的不自然。這是許多障礙者的共同經驗。回到成人展的話題中,我一口就答應與他同行,並且也邀約了手天使的義工們。手天使面對性事的自然態度,與障礙朋友們一同前往,這樣的感覺就有如三五好友一同逛街。

隨著展期越接近,他一直跟我表示好緊張、會不會麻煩到我們…等等的訊息。

到了約定好的前一晚,他突然說生病了,不便參加。我想難免心理壓力,也有可能影響到身體健康。請他多休息,希望早日康復。我與伙伴討論完後,還是如期前往。越接近世貿三館,我心裡也有些期待與緊張。但越到門口,沒有我想像中的人潮熱絡。買票時沒有所謂的身心障礙優惠票,一律都是七百元。同行的阿空提醒著大家,繩縛表演快要一半了,趕快進去。一個小舞台上,繩師將女麻豆綑綁吊起,當然這繩子不是隨便綁綁,會依麻豆的身型,用繩子將其身材的美感突顯出來。這是我第一次完整的觀看這樣的藝術表演,心得是沒有色情的感覺,就是種藝術呈現。這個舞台我喊一下借過,大多的人們也讓一個空間給我欣賞。感覺大家還蠻有愛的。

隨著表演結束後,我才仔細的觀察這個空間。在攤位與攤位間的距離有些零散,不像書展、旅展那樣密集式的安排。參與成人展也希望可以帶搜集一些情趣用品(性輔具)相關的資訊。但是非常的失望,情趣用品商沒幾間來展。大多都是男用的自慰套(假陰道)、飛機杯,這對手功能不佳的障礙者是很難使用的。因為要將洞口用力撐開套弄,所以我就沒去詢問。唯一我看到一個比較有趣的跳蛋,它由app控制,這對無力按按鈕的障礙者來說,是個非常方便的設計。還有幾攤推出VR看片體驗,我去排隊時,協助的工作人員,好像對障礙者很陌生。對於脖子沒什麼力氣的我,帶VR眼鏡覺得很吃力,而且我的頭也不方便轉動…最後什麼也沒看到。這時許多人放下手上的試用,突然狂奔到大舞台前…原來是這次請來的知名女優要在主舞台與粉絲互動。當我到達時,我前面站了一群深陷瘋狂狀態的人們,我努力喊著借過,也無人理會。大家伸長脖子要看女優,但我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看到許多男性的屁股。其他各廠商推出與女優的互動活動,也都是有障礙的空間,輪椅是無法入內的。


 

 

 

 

 

 

 

這次的初體驗,很謝謝申請者給我一個動力去參與,更謝謝當天同行的好朋友們。雖然我已經是一位很有倡議經驗的障礙者。但是初次面對這樣的場合,還是會有些許的擔心。除了環境的障礙外,人們在面對障礙者探索情慾空間,是顯得多麼的不自然。我相信我要與女優、女模拍照,他們一定都很樂意。但是人種是彎下腰來,靠近在輪椅邊拍照。這畫面種有些許的隔閡。當然在成人展中,拍照及互動許多時候是要另外花錢的。或許下次我就花錢來試試如何讓女優與障礙者互動,也或許工作人員、主持人也要面臨障礙的困境吧!障礙者在面對情慾時,就是要不斷不斷的找場合練習,內心強壯了或許也才能自然的面對。(面談義工小齊/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