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為妳我做手天使(鏡週刊)

2013年成立的性義工團體「手天使」,其logo是由兩隻手交疊成飛鴿展翅的模樣,象徵將身障者的性慾鬆綁,迎向自由。

【心內話】為妳我做手天使

文|鍾岳明    攝影|林煒凱

我2年前加入「手天使」,這是一個為重度身障者提供性服務的志工團體。我在擔任性義工進行服務前,很擔心自己看到身障者殘缺的身體,會過不了心裡那關,無法完成任務。這2年,我在手天使的開會討論和分享中,學習放下自我,敞開心胸。我們不是以「正常人」的姿態幫助身障者完成情慾幻想,因為在情慾裡,我們都享有平等的權利。

一個月前,我初次提供性服務,服務對象是異性戀的肌肉萎縮症患者,他人生中只打過一次手槍,是他同性好友在追到一個女生、享受過做愛愉悅後,幫他打手槍完成的。我在服務當下不去想太多,只專注在如何讓對方自在地享受性,過程十分順利,雙方都很開心。

1個月前,周元大(左)初次提供性服務前,和「手天使」志工一起協助將行動不便的服務對象移動到床上。(手天使提供)

1個月前,周元大(左)初次提供性服務前,和「手天使」志工一起協助將行動不便的服務對象移動到床上。(手天使提供)

大學時我交過一個女朋友,她有癌症,高中發病後把腫瘤切除而沒有影響外觀,一般人不知道她身體的狀況;但她無法上體育課,腳也容易累,我當她司機,日久生情就在一起。她長得漂亮個性又好,很多人對她示好,她不太會拒絕。因為身體的關係,她沒自信,始終不願意公開我們的戀情。當時有個男生在追她,我很不是滋味,但覺得那男的比我適合她,掙扎很久後我主動提分手,不和她見面。

大四時,我和一個男生上床,他喜歡我,但當時的我還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所以沒立刻答應交往。3個月後我覺得可以交往了,他卻說他等不下去,決定離開。我崩潰想死,吞了整瓶感冒藥,睡2天才醒。因為這件事,我才和前女友恢復連絡,她是我第一個出櫃的對象,後來我們成為很好的朋友。

前女友大學畢業後,癌症不斷復發,後來嚴重到無法再開刀,住進安寧病房。我當時在上海念博士,特地飛回台灣,有空就帶朋友去探望她。4年前,前女友過世,我難過得像在大海中快溺斃。其實,當年我和她有過一次親密接觸,當我摸到她因開刀而留下的嚴重傷疤時,嚇到無法進行下去。我那時的反應一定讓她很受傷,覺得自己身體不完整、不美麗,也讓她這輩子沒享受過性愉悅。多年來,我和別人親熱時,也陷在這份內疚裡,無法感到真正的愉悅。

我當初加入手天使,是想完成對前女友沒做到的事,減輕自己的罪惡感;現在我終於能享受純粹的性愉悅,在幫助身障者解放性的同時,也解放了我自己。

周元大 34歲 台北市 電影發行

編按:【心內話】為妳我做手天使擷錄自鏡週刊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