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我陪你一起「戰」出來(面談義工Steven/文)

我想,大家都有看(玩)過撲克牌吧?其中poker face的「K」國王,猜不透他擺出淡定的撲克臉,有一種讓人看似老神在在又很裝神秘面容,於是我的第一位面談者「老K」的代號就這樣誕生了。

老K身體狀況是肌肉萎縮症,四肢完全沒有力量,三餐如廁都需要靠家人餵食協助,平常靠著電動輪椅行走,但出遠門的機率不高,生活圈就在家的周圍,重量級般的老K,必須藉由移位機輔具協助上下床(輪椅)等移位。老K是男生,性向為異性戀,本次申請男性性義工服務,主要是為了想加快申請服務的速度流程,再加上精蟲蠢蠢欲動,內在壓抑憋太久,等不及排隊女性性義工服務(因為報名人數眾多,要等很久)。老K是完全沒有性經驗,雙手無力也無法自行打手槍自慰,每次看完A片的後座力讓他空虛甚至寂寞難熬,從老K的口述告訴我,他的人生第一次射精是藉由他好朋友的幫忙,在家裡幫他打出來,就真的只有那麼一次讓他爽過射精的痛快感。

從我面談老K到他受服務,這期間整整花了八個月的時間,從對話溝通、生活交流、故事分享,漸漸地拉近到雙方的彼此信任,打開那心中的結,我們的話題是無極限的,自然而然的侃侃而談。

「你最近有沒有約打炮啊」老K問我。

歷經任務數次取消的Steven,輪過停字心亦為之顫抖。(vincent攝影)

「有啊~很多人打炮做愛就像吃飯一樣,但我們重障者有可能嗎?」我說。

還記得第一次去找老K面談,當天氣候不佳是下著大雨,而我本身也是行動不便,乘坐電動輪椅的腦性麻痺者,顛覆一般直立人的刻版印象,就只是講話清楚的腦麻,四肢經鑾型張力強大,在風大的強況下無法自行撐雨傘,不過很慶幸當下有愛心的路人幫我撐傘上下車。而自己秉持著遵守面談時間諾言,風雨無阻的搭公車前往約好面談的地方,而這條路線有低地板的公車少之又少,當天公車等候站一直等不到要坐的車,問了路過的司機,我再次趕緊搭捷運去另外一站等候公車,整個時間比原本預估又多耗了一小時,障礙者花的時間總比直立人多,領悟到障礙者每次都要提早出門的困境,還得面對突如其來的驚險。(誰還敢跟我說障礙者很常遲到的,我會狠狠地賞他一巴掌!)

而這八個月的時間算什麼!稱不上老K申請等待二年時間的煎熬。到了我們約的訪談地點,老K和他的陪同人緩緩地輪過來,就真的像樸克臉的老K擺出淡定的眼神,而我也用我的拋媚眼來回應他「我看到了」,開始進行了我們初次見面的訪談,訪談內容上的細節其實在Line上已經聊過,但我還是依然重點式歸納的再提醒一下申請手天使服務的規則,當然也了解老K身體狀況。而受限於身體障礙身軀變形的關係,老K是坐在輪椅上,沒有穿上鞋子赤著腳,當下看了其實令我滿心疼的,提醒老K冬天記得穿上襪子保暖。在訪談的過程中,老K提出了心中的疑問,問我有關他申請手天使服務前的種種擔心。

「服務前可以幫我量勃起的長度嗎?」老K問我

「就是我個人想知道而已,不方便也沒關係。」接著老K又問我

「會不會太緊張而無法勃起?或是突然想改女性義工。」老K服務前的擔心

「沒洗澡就服務,會不會被覺得不乾淨?」老K貼心地替人設想

直到我們要開始展開受服務的前三天,老K傳訊息告知他家中臨時有事情,家人第一次要帶他去遠行一趟。於是第一次緊急發布給所有出任務的義工「喊卡」,暫停這次服務。事隔一個多月,又再次幫老K安排服務日期,意想不到的是服務前一天,老K又傳了訊息告知他得了重感冒,剛從醫院回來身體不舒服,於是第二次緊急發布給所有出任務的義工「再次喊卡」。而老K自己也覺得對手天使義工不好意思,想取消申請服務,後來這事件經過義工的討論及評估,因感冒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所以決定等老K感冒痊癒,身體健康恢復之後再幫他服務。

到了要第三次出任務的前一小時,老K又再次傳訊息(這時候我已經處於精神很緊繃狀態了)……

「我爺爺身體突然很不舒服,我家人又在上班,我要帶他去醫院,怎麼辦?跟手天使約好的時間快到了」

「我為什麼每次都遇到有狀況」

「那怎麼辦?我不能丟著我爺爺,他最近一直住院」

「還是我問一下誰能帶我爺爺去醫院」感到他焦急又想維持今天服務的話語中,當下我請老K先想辦法處理,也安撫老K情緒。即便出任務的義工都在半路上了,如老K仍無法解決,我也做好第三次取消任務的準備。

幸好在最關鍵時刻前三十分鐘傳來好消息,老K說已經處理好了,正搭乘原本預訂好的無障礙計程車前往受服務地方,真的是全程經歷了一波三折有驚無險,直到這一刻才放下了我心中的大石頭,「老K任務」手天使正式啟動。

從受服務者變為手天使的面談義工,Steven輪出自已人生的光采!(周元大攝影)

受服務當天,老K說他到陌生的環境依然很緊張不自在,但又很興奮又很期待,六位行政義工用移位袋輔助將老K抬移到床上,再將棉被蓋上,等待性義工進房服務。補充一下,因為平常老K的照顧者是家人,在洗澡時不方便輕易開口請家人幫忙洗龜頭,但在服務時,老K擔心自己衛生清潔問題,貼心的替性義工設想,在服務前請性義工先幫忙擦拭龜頭,以免有異味。有時候陪伴照顧者會成為障礙者阻礙的絆腳石,很開心老K也鼓起勇氣徵詢性義工是否可幫忙擦拭,而性義工也很棒的答應。在擦拭的過程中,雞雞也因而硬了起來,在這服務過程中,除了探索身體敏感地帶,也嘗試了老K夢寐以求的口交,性義工很敬業地幫老K口交和陰莖快速搓動打出來,老K說射精高潮的感覺是「放鬆的、刺刺的、敏感的」,而原本老K還很害羞的擔心他跟性義工會聊不起來,「他超好聊的!」從老K在服務後的錄音受訪時這麼說的,結果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人常常因為過早預設立場,事後會明白沒有你當初假設中想像來的糟糕。高潮後的滿足笑容,不再是樸克臉的老K牌樣,透過這次手天使服務後,老K很堅定的說「我每天都很想要!」更是要謝謝陪我一起出「老K任務」的所有義工夥伴,因為有你們才顯得完整。

看見受服務者「性福」模樣,彷彿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我曾是手天使第一位受服務者的Steven,申請過二次的手天使服務,以前是受服務者身分,如今已成為面談組義工身分,晉升為媒人婆的橋樑,在這巨大轉變來自於自己的「改變、看見」,以前我不敢跟任何人談性,但現在可以大大方方的談性,及鼓勵重障者申請手天使,這就是最大的改變;以前是站在「需要」的角度和渴望的立場去「拜託跪求」,而現在是站在「被需要」的角度和帶著希望的立場去「挺身而出」,這就是我的看見。然而加入手天使義工最大的支持與動機,來自於手天使團隊的每一個夥伴,很認真、很投入的一起付出為「爭取享受性的權利」發聲而努力,不要讓障礙者的性,往往被剝奪甚至踐踏汙辱,更是要呼籲政府重視障礙者的性權。

我是Steven,謝謝手天使團隊給了我難以忘懷的性美好,更是給了我回饋的機會,去幫助比我更需要性服務的重障者,以本身過來人申請的經驗,站在同理的角度上,讓受服務者更加放心,傾聽、陪伴、給予受服務者適時鼓勵的力量,勇於接納正視自己的性需求,「你曾有的恐懼、焦慮、不安,這些艱辛的路,我們都曾一起走過,都是經歷一樣的。」雖然我們殘障的身體已造成事實,但我們的心是健康的,性並不可恥,那些不健康的是觀念,與沒有同等的同理心才可悲。

親愛的,你不孤單,在障礙性權的路上,有我陪你一起「戰」出來。(面談義工Steven/文)

************************
和服務老K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手天使】原來射精是這種感覺(受服務者老K/文)
【手天使】成為手天使(性義工周元大/文)

附錄Steven二次接受服務後的分享文:
第一位受服務者 Steven 分享文:從來沒有那麼爽過
Steven 二次分享文:當我承受不住,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會申請第三次服務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