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義工依汎分享文:把實務帶進教育裡

這次手天使來小柏的地方好舒適好爽喔!可以整個人躺在地上聊天。

義工們在認真的討論,即將進行服務的流程。(vincent/攝影)

這是第一次服務先天的視障者,他能感受光線的明暗。跟以往服務的對象不一樣,因為他的學歷、工作和運動,就是一個常常會跟人有社交的人。跟之前服務的對象完全很封閉的只能在房間裡的不同,他常常去跟他人有互動。

我們聊很久,他為什麼來,他來不只是需要服務這件事,他是需要一個過程來去述說他以後要跟別人推廣的理念,所以我很開心。

因為他引用了大量書籍的文章,造成我有點困擾,但就我簡單的理解能力來講是說,他只有教育知識,但沒有經歷去告訴人家性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需要解放。他不是一個很糜爛的,他為了性解放這三個字去上網和引用許多我不知道是誰的格言,因為他書讀得真是太多了。

他第一次在不是廁所的環境下,自己解開了他的褲子,因為我說你要自己脫還是我幫你脫?他像壯士一般立刻站起來把褲子脫掉,我就說哇嗚!你好man喔!他說為了這件事情,他先在家把自己弄得香香的乾乾淨淨的,因為他覺得是一個尊重,因為接線義工有跟他說過這是必須的但不是嚴肅的,所以我也有跟他講這件事情,就是你出門總不能蓬頭垢面,這樣理解就不會很嚴肅。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對我要求些什麼,或是更進一步的都沒有。我們一開始是在床邊並排坐著,跟之前因為大多是遇到重障者不同,所以大部分我一進去是跟著一起躺在床上。我們以這樣的姿勢聊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直接請他躺下。
讓他躺下時,我拿了一個枕頭給他墊,因為怕他看不到跟枕頭之間的距離,我下意識地扶著他的頭,但又感覺這動作可能不是很禮貌又縮回來。所以我改問他你用手摸可以感覺到跟枕頭的距離嗎?他就說可以啊,很自然的就躺下來,我不用擔心還要喬位置什麼的,都還OK。

我可以感受到他緊張死囉!他一直都在緊張,連脫了褲子都在緊張,因為我怕碰他他會更緊張,所以我就只好拖著頭跟他聊天。他一直想嘗試讓自己放鬆,但可能是第一次吧,很緊張。在我碰觸他的手感覺到他的肌肉不再是僵硬的狀態,我才覺得可以開始了。他自己會去注意時間,像會說時間是不是不夠了之類的,問了大概三次以上,我就一直安撫他時間是夠的,我估計大概聊了半個小時,剩下六十分鐘才躺著。聊天的過程我會握著他的手,或者幫他按摩,也是一種調情,他穿著的內褲會跟著膨脹。

我們有聊到他過去跟女生互動時,有沒有感受到女生想要追他的可能,因為他看不到,沒辦法看到表情,會不會示好卻只是被當作幫忙,他說是嗎有可能嗎?我就跟他講說,其實以外貌來講的話你是屬於乾乾淨淨斯文型的,應該會有小女生喜歡你,再加上你讀得書多,你可以聊的東西很多,寬廣,異性很容易會受到吸引,所以我怕你會因為看不見感受不到,而把它當作他是在幫你,而不是某種程度上的好感,對。

性義工服務完,要接受訪問,並要生出您現在看到的分享文。(BoWu Chen/攝影)

因為一開始收到的資訊,他是高知識份子,他的重點是回饋到視障社群這一塊。在他過去的認知和在體驗時,我覺得他有感受到不同,打手槍的方式也不一樣。在過程中我都會問他感受如何,例如我加了潤滑或我打手槍的手勢,我教他一隻手可以打手槍另一隻手可以摸蛋蛋,不是只有一種打手槍的方式。

他是一個非常有禮貌的人,從頭到尾手都放在枕頭邊,就算我抓著他的手,他也會說我的手很細,聲音很好聽,感覺我很漂亮就這樣子。他會主動跟我說他現在的感覺是到哪裡現在感受是怎麼樣,或者問時間。第一他怕時間不夠,第二他怕我幫他弄太快,因為他過去打手槍就是很快速地用鑽木取火的方式打完,洗一洗,就結束,一直都是這樣子。所以在這次過程中我都一直跟他強調節奏,時間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不用擔心。

在射出來的時候,他說好了好了,我出來了,感覺是很慌張要結束的感覺。我跟他說你現在射的地方在哪,你放心,我會幫你擦乾淨。在射之前我有跟他說,我會拿東西接住它,請他相信我是很好的捕手。

他一射完就感覺想要射後不理,我就趕緊安撫他說,等一下,你現在用心來感受接下來我對你做的事情,他說欸不一樣耶,我之前都射完就不理它了。

我說它跟你一輩子,兄弟一場,這是一種感覺,而且我跟你講以後你交女朋友,可能會用到,他說為什麼,我才躺在他旁邊把裙子撩到膝蓋以上,劃他的腳,勾住他,去抱著他,呈現無尾熊姿勢。我跟他說百分之九十九結束完都會是這個姿勢,可以剛好在耳邊講話呀什麼的,你可能會二次反應這是很正常的,你可以剛好抱著對方的時候去撫摸對方的背、腰或屁股。不過講這些的過程他手一直很安分,所以就只好是我去抓他的手背、去摸腰和掐屁股,跟他說這就是一種性暗示和挑逗,可以暗示另一半你又有感覺了,可以再來一次。

過去我沒有講過,是這一次我覺得他可以主動去做這件事,我覺得有必要跟他說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過程很開心,但他真的是一個書呆子,兩個人在很有感覺的時候一直引用詩經其實蠻解嗨的,他從東方到西方的格言都能引用。不過我覺得是他是想要把自己的想法用這些話帶出來,講那個感覺,但他不會用白話文形容,所以他直接用格言來說我跟他當下的氛圍,例如我們有聊到中庸之道、食色性也或者蘇格拉底的句子,過程也會參雜英文的單字,但我聽不懂,不過因為他看不到,我也不用傻笑帶過。

這次服務我覺得他能透過這次把理念分享出去,因為他是社工又可以面對視障社群,以身當教材,不管是他未來輔導的對象也好,或者同是視障的朋友,去做一個傳遞,因為之前服務的對象都沒有碰過他會去傳遞這件事,但這次他因為這樣的身份可以傳遞給其他人。我希望他能應用到他的工作方面,因為他只能紙上談兵,所以在聊的時候提到交女朋友時,大部分是我碰他,跟他分享說可能會碰到怎樣的情形。這些都是我的專業實踐出來的,只是把他講成白話文,跟加上用手帶領去摸索在未來如何面對親密接觸,有一個引導,或者是他去教別人的時候。

他一開始也把我當社工,但我馬上跟他說,我不是社工,我是性工作者,而且我學歷只有國小畢業,在前三十分鐘跟他表明性工作者的身份。聊天時,有聊到我的職業是為了錢很辛苦,有一些誤解,所以我也藉機跟他進一步解釋我身分的工作內容,這對很多人來說我的身份常會有很多標籤。雖然當下解釋,也跟他說明了區別,但我覺得要理解我從事的性工作到他懂,也是需要過程思考。過去因為性工作的關係有服務過後天視障的朋友,有別於之前的經驗,我這次服務傑明的狀態多了很多教育的部分,有點像是技術交流,在過程中也聊了很多我現在在做什麼,來讓他感覺到放心。跟之前服務肢體障礙不同,因為他看不到會需要大量的口述,來用講的形容感受。

在打手槍的時候,我問他有沒有感覺,他說有啊,很有感覺,但我就問他通常很有感覺不是都會喘息或呻吟什麼的,就聊到因為他以前打手槍大部分都要躲在廁所,不太能發出聲音,所以我就順便跟他講了聲音的性是可以產生互動的,就這樣跟他說,嘗試用聲音來探索性高潮這一塊。我就是各種都塞一些,去用不同的方式去引導他不一樣的性的感受,可以之後回家去試自己想要哪一種。聲音、手勢、前戲這些都是可以在性裡面嘗試不同的方式,例如我跟他說打手槍不是咻咻咻鑽木取火地快速打完,而是可以快要射的時候憋著,憋個三次,最後一次再一口氣射出來就會像煙火一般。

最後真的很希望傑明可以把實務帶進他的教育裡。(性義工依汎口述/行政義工江江整理)

********************************
歡迎參加~2017.6.11約會怎麼那麼難--手天使四週年工作成果分享會
********************************
【和服務傑明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傑明分享文:一趟充滿自我突破與反思的旅程
行政義工 小易分享文:重度視障者看見了性,豈止打手槍一刻
行政義工vincent分享文:摸索後的看見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