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義工vincent分享文:摸索後的看見

服務前訪問傑明。(江江/攝影 vincent/後製)

我依稀記得在好多年前,在障礙圈裡就聽過一些傳聞,我真的認為,如果真有這傳聞,我會對當事者,寄予無限的敬意和祝福~

傳聞就是有一位母親,曾為了擔心視障兒子無法看見異性的樣貌,在兒子唸國小的時候,很有心的將兒子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透過觸碰讓兒子了解,男人和女人的不同處。但隨著兒子年紀漸長後,就停止了這樣的身教。
這位母親或許擔心未來自己兒子長大了,對於女人樣貎會全然不了解,而在學校教育根本不能期待下,故在兒子國小時期,親身教了兒子,那是多麼的前瞻又遠見呀!就像我聽過有不少父親,會帶著小兒子和自己一起洗澡,在洗的過程中,孩子會看見自己和父親身體的相異之處,而童言童語發問時,父親就趁機教育了孩子,將來長大之後,陽具和體毛的變化。這位母親和父親都出自愛的表現方式,唯一不同的是這位母親的兒子,只能以觸摸的方式來『看』。但表現的方式,都是出自至親的愛呀!

我們一直處在用眼睛來看的世界,用眼睛感官一切。這世界完全是明眼人打造出來的。有人說,視障者仍可以用電腦網路,去上色情網站用聽的來彌補看不見的缺憾。乍聽有理,但進一步思考即使有聲音,但看色情片時仍可以發現,仍著重於視覺的享受。這和以聽覺為主的視障者,在感受的取得上有極大的落差。

這是第二次接到視障者申請手天使服務,我也愈來愈清楚,先天和後天的視障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後天的視障者曾經看過這廿界,對一些形體影像也有一定的視覺印象。而先天視障者對形體影像,完全是一片空白,不知圓是什樣子?不知道紅色是什麼樣子?有的或許用觸摸,可以感覺的出來。但像顏色要怎麼觸摸?又是有很大的難度。

服務後江江訪問傑明。(vincent/攝影)

我和行政義工小易,和傑明碰面後,要帶他前往服務地點時,小易為引導傑明,讓傑明抓著她的右手臂往前走。一路上傑明表現出他親和又善於言談的特質,我則不時的注意到,他在抓著小易的右手臂的力道,似乎沒那麼的用力抓。我心裡就在思考著,會不會對傑明來說,因為不熟識小易,因緊張致力道不好拿揑,過了恐會引起性騷擾的驚恐……我似乎對視障的辛苦,又多了份感同身受,也摻著心疼呀~

有一次,傑明和母親提及手天使,傑明母親說,如果他申請手天使幫他服務,身為母親的她,是支持並鼓勵的。他母親說,她一直在關注手天使,也看了手天使官網文章。她相信如果小傑去申請手天使服務,性義工一定除了幫忙自慰外,也會給予正確的性教育。當現場聽到小傑提到這件事,對身為手天使成員的我,是莫大的鼓勵呀!(行政義工vincent/文)

*******************************
歡迎參加~2017.6.11約會怎麼那麼難--手天使四週年工作成果分享會
*******************************
【和服務傑明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傑明分享文:一趟充滿自我突破與反思的旅程
性義工依汎分享文:把實務帶進教育裡
行政義工 小易分享文:重度視障者看見了性,豈止打手槍一刻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