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義工Iris分享文:幸福微光

整個服務場景,簡單說就是長期照護的現場:獨居,左腳骨折讓他臥床半年,身體不能自由移動,生活無法自理,一天只有二小時會有居家照顧服務員到府送餐和提供基本服務。

我一直問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來幹嘛的?」「他的身體情況和居住條件如此,還要幫他打手槍,打完之後又能如何呢?」時間不會暫停,整個服務就在我的問號中,一邊進行。

vincent/攝影、後製

小折住在南部偏鄉,出了高鐵,搭計程車大概要40分鐘車程的地方。我們定位地址是村長家,從旁邊巷子進去,逮到人就先問路。剛好問路對象是小折的隔壁鄰居,阿伯指出正確的建築物後,遲遲沒有離開,在房門外,看著我們。那種感覺,好像是我要去提款機領錢,正在輸入密碼,然後旁邊有個陌生人離我很近。他沒有開口問,但他的舉動就是很好奇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偏鄉做什麼。Vincent和我主動開口表示我們是他的朋友,剛好連假有時間,帶點東西來探望他。阿伯聽了,默默離開,當他再回來的時候,扛了一張長條板凳放在門口,我看了當下蠻感動的。

剛才提到具體的外在環境和身體機能,現在要講內在的孤獨感,我感覺那是一個被世界遺忘的地方。幾乎不會有人來看小折,沒有親人好友,陪伴他的是藥袋、藥盒、尿壺、健保卡、吃完的便當盒、無線滑鼠和鍵盤,他用一指神功跟世界連結,也是在這個房間,兩年前他向手天使提出申請,兩年後我們才有機會見面。

我們進房間後,小折先問候我們,然後用他的步調緩慢吐出以下的句子:「你們吃了嗎?」「冰箱裡有飲料。」這讓我感覺他是社會化的成人,就像一般人際關係的打招呼寒暄,還是他把我們當朋友?至少,可以肯定他已經跟Vincent建立起深厚的友誼關係。

第二個讓我衝擊的是受服務者的回饋,他竟然提到「幸福」兩個字。媽呀,我覺得我好愧對我的生命,我過去大概有30年的人生,把時間揮霍在要討好別人和活出一個我心目中既定的形象。

這次任務,我還有一個很大的收穫,是和性義工還有行政義工聊天訪談,心裡很多悸動。

寫到這裡,突然可以自己回答我一開始的問題「我們來這裡幹嘛?」。小折的雙眼皮很深,他有溫柔的眼神和溫暖的笑容,當我們服務結束跟他聊天道別,我還記得很清楚,他眼神中深深深深的笑意和臉上堆滿的笑容。依汎說,以前就有人問過手天使接案速度慢,是不是因為性義工人數不足?呵呵,我懂了。手天使不完全等於提供性服務,更多的時間在於關懷受服務者和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Iris/攝影 vincent/後製

冰箱上擺著我們帶來的服務燈,那是計算時間用的,服務前我設定60分鐘,服務結束後應該熄滅的燈卻還持續亮著,很明顯是我操作有誤。我倒是希望這盞燈的光芒,可以一直留在小折的那個房間,撒下一道曙光在他心上。(行政義工Iris/文)

************************
歡迎參加~2017.6.11
約會怎麼那麼難--手天使四週年工作成果分享會
************************
【和服務小折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小折分享文:快忘了這種幸福
性義工依汎分享文:拿開柵欄靠近你
行政義工黑皮分享文:謝謝你圓滿了我們的靈魂
行政義工Vincent分享文:沒有地址的手天使任務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