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怎麼那麼難--手天使四週年工作成果分享會

『打手槍只是一個誘點,從這誘點開始,障礙者才可藉此重新看自己的身體,築起他跟人之間的互動。』
--《有愛無陷:殘障者的情與性》( 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 Hong Kong Women Christian Council 出版)

2013年初,一群以實踐性權為理念的朋友,集結成立了本土第一個為身障者服務的性義工團體【手天使】,期待可以鬆綁一些些被殘障綑綁的慾望。
2016年下半,在嘗試為女性障礙者提供服務的討論中,我們舉辦了女性身障者生命書寫班,嘗試了解女性障礙者們在「性」之前,對生命與情感有甚麼樣的感受與需求。
國際身障者日的隔周,我們舉辦了「礙美·愛美」髮妝沙龍攝影活動,驚喜地見證了參與者們的狂、性感、瀟灑,也感慨於社會鮮少讓障礙者有「其實我能夠決定自己的外型與風格」的想像。

也由於服務了第一位女性障礙者,我們再次地感受到:即使受服務者與我們的連結是「性」,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互動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要讓障礙者跟他人的互動不再只有「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關係,也為了讓障礙者的性不被看成是一個待解決的「社會問題」,我們需要的正是將障礙者視為完整的人,也需要讓障礙者在「生存」以外的需求,能夠跟非障礙者一樣容易得到滿足。

約會,正是情感互動的核心方式。無論是否已進入交往狀態或婚姻關係,人與人總會有一些私人的、非公開的活動,例如前往彼此的家中聚會、認識對方的親友,或是兩人(或多人關係)一起逛街、一起到餐廳吃飯、一起看演唱會、一起開房間……等等。
這些跟情感、情慾,甚至是跟「性」有關的活動中會遇到的障礙,跟其他公開活動如就學、就業等,有哪些異同?而各種設備、制度以及照顧者們,又是面臨了甚麼樣的難題,以致於一直未能考量或滿足到障礙者的需求呢?

在手天使的四週年,這次我們不只談「性」,我們也來談談:在「性」之前以及之外,障礙者、伴侶、照顧者和社會還有多少尚待克服的難關。

【議程】
一、約會怎麼這麼難
當要約會時,身障者也與一般人有相同的困擾。討論景點要去哪裡?要去吃什麼?要如何到達呢?
我們要選擇搭哪種輪椅可以上的交通工具?低地板公車能夠上幾台呢?下車還要輪多遠呢?
人氣部落格說的約會勝地看來很有吸引力,但門口有門檻嗎?斜坡陡嗎?需要他人協助嗎?廁所容易使用嗎?走道夠寬嗎?餐廳擺設過於擁擠嗎?坐椅是固定式的嗎?這些都是身障者在約會時不得不苦惱的問題。

二、不是身障又如何
我們看著這世界的萬千色彩,也看著愛人的可愛溫柔,還可以看著螢幕上的肉慾橫陳,及看著人與人之間的愛憎喜怒。
看不到的世界與人間是如何?看不到的愛情及慾望是怎樣?
這場我們邀請了男女盲人朋友、障礙組織工作者、盲人的職場好友一起來跟我們分享他們的經驗與反思,也同時和大家談談為何手天使將重度視障者列為可申請服務的障別,希望讓你我更了解台灣視障者的處境及情愛社交生活。

三、行政義工的點點滴滴
手天使每次的服務任務,從資訊整理、接案面談、確認服務、計畫擬定、沙盤推演,到服務當日的交通狀況、氣候、無障礙旅館、受服務者移位…,許許多多的變數都影響一次服務能否進行。各組義工藉由實際經驗與大家分享服務心得。

【活動訊息】
* 時間:2017年6月11日(日)09:30 ~ 17:00
* 地點: 松基活動中心-禮堂(無障礙空間,設有無障礙廁所)
(臺北市松山區長春路339巷2號地下1樓,近南京復興捷運站。)
* 報名:https://goo.gl/forms/nxD824qatu3o4iRq1
* 已申請手語翻譯與聽打服務。
* 主辦單位: 手天使 、殘酷兒、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
* 協辦單位:台灣殘障希望工程協會、 Taiwan Access for All Association 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
* 贊助單位: 異物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