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有比化妝重要嗎?--談性別運動與障礙運動的交集

12/10 ,許多朋友中午開始就在凱道等待 @1210讓生命不再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 音樂會 。
不過,那天白天我在 @手天使 的「礙美·愛美」,一個幫重度障礙者們梳妝打扮後拍攝沙龍照的活動。
那天我真的在想:
就算障礙者們平常沒辦法好好梳妝打扮,但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嗎?
而且,障礙者們的結婚權和其他法律上權益,又沒有因為不方便梳妝打扮而被剝奪。
我回頭開始想婚權有多麼重要,而當想到那句「讓婚姻成為選項」,就覺得一切都說得通了。
***
3027_photo_20161210
「礙美·愛美」的活動緣起,是手天使在過往的三年多中,一直沒有收到女性的申請。
我們猜想或許是女性的情慾有太多物理與心理上的壓抑,而讓潛在的申請者們不願、不敢、不便、不能向我們提出申請。於是有了「那就來試試舉辦一些跟情慾不直接相關的活動」的想法,期待藉由這個不會讓輿論覺得猥褻的活動,能夠讓障礙者們可以不用擔心親友與旁人的眼光前來參加。
而手天使的任務通常是提供親密互動,於是我們又想著:在親密互動之前,人們是怎麼互相吸引的?靠談吐跟外貌。
談到外貌,自然就聯想到服飾、髮型、臉妝。於是我們開始想:一位障礙者,平常要怎麼進入服飾店、挑選好看的衣服、進入試衣間確認合身與否;要怎麼進入理髮廳、說明自己想要的髮型、並且在每天起床後抓出造型;要怎麼挑選化妝品、嘗試自己想要的容貌…
幾乎不可能。
多數的服飾店都開在鬧區,都有門檻,都有樓梯,都有放在高處、連直立人都可能要墊腳尖才能拿到的商品,都只有一平方公尺左右的更衣間。
而即使是比較高級的髮廊,洗髮時也需要挪動整個身體到洗髮椅,但有些障礙者的身體是無法平躺的。於是,多數的輪椅族朋友就只能在髮廊剪完頭髮後,忍受著髮屑搔癢一整天,直到回到家、由照顧者幫他洗澡。
另外,化妝這個看似可以在家裡進行的行為,其實也需要手部肌肉的精細靈敏度,以及脊椎支撐前傾的頭部重量,才能夠進行。
而對照顧者來說,容易清理、更換的就是最方便的。於是許多重度障礙者和照顧者眼中,挑選衣服的原則是易於穿脫,鞋子也只是禦寒的工具,項鍊、其他首飾以及臉上的妝,就只是累贅、麻煩、沒事找事…
因此我們發現了這個活動的意義:就是在鼓勵障礙者們去想像自己想要怎樣的髮型、衣著、梳妝,並且協助他們達成,就如同我們過往期待這個社會能夠讓障礙者勇於追求自己想要的情慾實踐。
(註:也因為這些理念與困境是不分性別的,因此後來將活動設定為不限性別均可報名參加。)
***
「但是,靠化妝與打扮來吸引人,那不就又是外貌導向了嗎?我們不是很忌諱外貌至上的價值觀嗎?」我這樣質疑自己。(即使我也算是既得利益者)
然後我想起婚姻平權論戰中的一個笑話:婚姻中那麼多狗屁倒灶的事情,為什麼不讓同性戀們也嚐嚐?
是的,我(們)不喜歡外貌至上的社會氛圍,但是我們並不會詆毀追求外貌的人們,因為那也只是一個不該承受褒貶的、中性的喜好。
那麼,障礙者們要追求好看的外貌,也應該被支持。
更何況,在關於性別氣質以及跨性別的討論中,我們不是也不斷地強調「人都應該有成為『自己喜歡的樣子』的權利」嗎?將這個理念挪到障礙議題中,自然就會發現:障礙者「想要做自己」的權利,實際上是被壓迫的。
於是我們發現婚姻平權和障礙彩妝的共通性:都有人在現實面沒有權利或能力去「選擇」,而我們希望改變這個現況。
***
阿空
既然發現有相似性,那就也來看看究竟是怎樣的障礙。
同婚的表層障礙是法令,核心問題仍是(去你的)社會共識。
障礙彩妝的難處看似不是法令,而是各個環境的無障礙友善程度。
然而,仔細想想關於餐廳的「九十坪以上須有無障礙」規定,還有大賣場的專用車位等等,不難發現這些其實很需要政府的介入。
在與 @無我髮廊 以及多位設計師、彩妝師的合作過程中,我們也發現商家也有自己的難處。最直接面臨的兩個困境是:
一、工作者們難以憑空想像障礙者的實際需求,而常見的輔具又難以達成專業需求。
二、錢。許多無障礙設備都很貴,而商家的股東們未必願意投資這些更占空間又不太可能回本的器材。
(另外,有許多輔具被列為醫療器材,這又增加了購置的難度與成本)
也就是說,各行各業都需要政府的介入,才能夠讓整個社會不是只有「食」與「行」的無障礙(即使我們也很清楚,即使是最基本的這兩者也都還是充滿問題)。
而要讓政府介入,就需要人民們彼此開始有看見這些需求,跟障礙者們一起對政府施壓--就如同許多異性戀們也聲援婚姻平權一樣。
***
最後,關於本文的標題殺人,我想說的是:每個人在乎與願意投入精力的議題不同。希望每位在這幾個月中投入心力在婚權運動的朋友們,都能夠體會:其他議題中全心投入的人們,他們的心態也是這樣。
我並非認為婚姻平權比較不重要,但同樣地也不認為障礙者「(可以跟同志一樣)光明正大地上街、被好好地看見」的權益需要退讓。
即使同樣以「婚姻平權」為目標,障礙者也只是看似不受法令限制,實際上要進入婚姻關係也還是有許多難題要面對。試想光是另一半家人的「你身體這個樣子,要怎麼照顧我家孩子,只會拖累他而已吧」的眼神,就讓多少人難以承受、完璧歸趙。要讓障礙者不會成為配偶的負擔,需要的正是政府對於居家照顧與長照的諸多措施,好讓家人們從「照顧障礙者」的枷鎖中擺脫--而這其實就跟毀廢派的訴求接近了呢。(性義工阿空/文)

您也許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